朱 毅
  19年前的好萊塢大片《極度恐慌》,買房子讓人們身臨其境地陷入疫情恐慌之中:19年後,影片中病毒的原型——埃博拉病毒,又在非洲興風作浪。
 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埃博拉出血熱所屬的出血熱家族中,另一種曾經也很凶險的漢坦病毒導致的流行性出血熱,在我的家鄉,一個相對封閉的三線礦山肆虐一時。礦上醫院的院長夫婦都是傳染科大夫,因地制宜,因陋就簡,摸索出一套大microSD幅降低出血熱死亡率的治療方案。他們成天都在忙著治療出血熱患者,忙得沒把兒子發燒當回事,兩個傳染科大夫硬是耽擱了兒子腦膜炎的及時治療。現在已逾古稀的他們,應該還要照料人到中年的智障兒子。
  流行性出血熱死亡率為20%到30%,商務中心遠不及埃博拉出血熱的50%到90%。從1950年到2007年,我國有4萬多人死於流行性出血熱,值得欣慰的是近20年,死亡率已經控制在1%以內。
  埃博拉病毒的猖獗,歸因於非洲國家的貧窮,脆弱的公共衛生系統,落後的醫化療副作用療軟硬件設施,以及其他一些陋習,比如吃野生動物;比如親屬不加任何防護,把死者體內殘留的尿液糞便清理出來的屍體處理方式。
  儘管非洲疫情很慘烈,死亡人數還在增加,但感染人數的增加會越來越慢。埃博拉出血熱感染率高、死亡率高,但並非高傳染性,目前觀察,其傳播途徑僅限於密切接觸感染者的體液,也就是說,就算湊巧居然坐到患者旁邊,也可以安然無恙。目前醫護人員膠原蛋白和感染者家屬還是數量最多的被傳染者。只要保證感染者的隔離,嚴格控制和感染者密切接觸者,消除院內感染的機會,革除陋習,建立起當地民眾對現代醫學和政府的信賴,疫情回落是可以期許的。
  雖說埃博拉病毒遠在非洲,但在全球化的今天,遠在天邊的病毒瞬間可能近在咫尺。不過,風雨中走過的中國人,不僅有半個多世紀狙擊流行性出血熱的經驗,還經歷過非典和H7N9的考驗,具備對埃博拉病毒說不的底氣。世衛組織官員的稱贊是由衷的:中國通過一次次疫情大考,經驗適用全世界,西非國家可借鑒以應對埃博拉疫情。
  首先,嚴防死守在中國會落實到位,各級衛生醫療機構都進行了培訓,相關實驗室也已具備檢測能力,埃博拉病毒插翅難進。縱使進來一兩個,也難逃脫監測系統的明察秋毫,立即啟動迅速控制,不至於蔓延成災。而且,隨著疫苗問世,隨著非洲醫療基礎設施的完備,人類終將告別埃博拉恐慌。
  最早收治埃博拉出血熱患者的醫院,就是中國在幾內亞援建的醫院,可愛可敬的中國醫護人員還在堅守陣地,半月前公共衛生專家組前往西非三國,緊急人道主義物資援助也都已投入使用。萬一,我們的勇士們不幸感染,祖國也會毫不遲疑接他們回家。當然,家裡的我們都在祈禱,祈禱勇敢的白衣天使們平平安安!▲(作者是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陳茵媺

ycjjykgwffw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